| 网站首页 | 日常馆务 | 数据库 | 文摘库 | 光盘库 | 音视频库 | 软件库 | 图片中心 | 代查代检 | 留言 | 读者论坛 | 青岛馆 | 泰安馆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图书馆 > 文摘库 > 科技人物 > 文章正文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穿越无人区!京新高速三
中国航展首设地面装备动
天空的装饰者——郎卡杰
“心理健康万里行”活动
新加坡科学家创声子理论
浙江瑞安大桥合龙 长三千
科学家研究发现睡眠质量
北林大成立生态文明研究
美大规模生产超薄太阳能
最年幼行星亮相 发育神速
更多内容
[图文]叶笃正:中国大气物理研究奠基人         
叶笃正:中国大气物理研究奠基人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不详 点击数:5938 更新时间:2006-8-10 10:19:44

叶笃正:中国大气物理研究奠基人

www.XINHUANET.com2006年01月07日 11:25:52来源:央视国际

【字体:大 中 小】【打印本稿】【读后感言】【进入论坛】【推荐 】

【关闭】

每天气温增加八九度,也许就是一百年内,地球面临的状况。而发出这个警告的不是别人,正是中国大气物理研究的奠基人,87岁的中科院院士叶笃正。今天他来到我们的现场,您将听到的,不光是他对人类未来的担忧,还有他那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解 说: 叶笃正的名字与全球变化研究,这项世界瞩目的国际合作项目联系在一起,二十年前,几个美国气象学家来到中国,寻求叶笃正的支持,从此,人类才真正开始了对地球未来命运的关注。

主持人:那么说到全球变化,我想起在八十年代,国际上就开始研究这个课题了。那么,其实您也被世界气象组织评价为“全球变化研究的开创者”,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高的评价,那么您作为开创者,您对全球变化是怎么一个定义呢?

叶笃正:我认为全球变化,就是整个涉及大范围、全球方面的、各个方面的变化。比如气候怎么变,环境怎么变,温度怎么变,全球整个降水怎么变,然后再说为什么这么变。

主持人:按说呢,这个课题应该是在20多年前了,那个时候文革刚刚结束,应该说我们国家气象学和世界先进国家比,应该是有很大差距的。但在那个时候,为什么这些美国学者,可以说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,寻找您对这个课题的支持和帮助?

叶笃正:因为我跟他本来就比较熟。这个人叫马露,我本来在美国这方面就认识他。他说我们现在讨论这问题,但是呢,我希望你再找一个年轻的人跟着你一块儿,跟他一块儿来。因为什么呢?我们都是年纪大了,这个工作是一个很长很长时间的工作,。

主持人:据我了解,当时您在国内研究全球变暖这个课题的时候,也面临着很多压力,是吧?

叶笃正:压力大了。因为这个问题,全球变化这个事情,国际上是新的。我就听说也还有个院士,这院士是谁我也不知道。他说“什么全球变化,让它去变好了,关我们什么事”!你说这个事情,我还听说一个院士都这样子说道,我的压力大不大?在这么一个情况底下,我怎么办?我觉得这事情,我顶,我顶着往上做。

(叶笃正在家中找出记录自己很多想法和问题的本)

叶笃正:这就是我那个本儿。我这个屋子,你们看,最乱。不过你可以照照,没有问题。你看看这些,我怎么穿衣服呢?我今天想穿这件了,我就在这儿拿,把这个脱下,再搁在这儿,所以我这样拿很方便。

解 说:随身带个小本儿,是叶笃正保持了几十年的习惯。他说,只有这样,才能使自己永远处于思考的状态之中。有时,他会半夜爬起来,记下自己想到的问题,偶然闪现的灵感火花,往往是一些重大研究项目的线索。

叶笃正:这都是我记录下来的,我自己想做的问题。你看,这就是全球变化其中的一个,全球变暖的问题。问题一,应该怎么办……

主持人:那叶老,如果说全球变暖是全球变化一部分,那么全球变暖可能就跟人类的活动有直接的关系吧?

叶笃正:为什么全球变暖?有两个问题,第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有着二氧化碳,还有别的温室效应老在放,使得我们这儿成为一个大棚了,就是全球成了个塑料大棚,所以当然温度增高,这是一个影响。第二个影响,就是说这个地你怎么用法,我们就是说surface process。

主持人:您这个surface process是?

叶笃正:地球表面的,别让他乱来了。比如说乱垦,乱什么,别乱来了。如果我们像现在这样子下去,一点不制止我们自己的活动,还是这么样子下来,估计一百年里头,平均的温度又可以增加到八九度。

主持人:那按您这种说法,也就是说全球变暖,它将来可能都会威胁人类的生存,是不是?

叶笃正:威胁太深了。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,水的质量变了,变酸化了,变酸了。水变酸之后,树长得不行了,河水鱼养不了了,水一酸了,土地种植要变了。再比如说,全球一暖之后,夏天热浪多了。

主持人:人们可能也根本受不了。

叶笃正:有的人受不了,病也要大了。

主持人:恨不得天天发高烧一样。

叶笃正:对呀。再有虫子多了,那你就都不行了。

解 说:1997年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三次缔约方大会上,通过了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的《京都议定书》,使防止全球变暖从一个科学问题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,但由于美国的退出,使参与这项研究的科学家受到了沉重打击。为全球变化研究付出大量心血的叶笃正呼吁人们行动起来,共同应对人类未来的命运。

主持人:那我们现在的行动,按您的观点来说,是不是远远不足?

叶笃正:现在的行动可以说不够。不够的原因是什么呢?就是我们没有办法不继续向大气里头排放温室气体,这个不可能。

主持人:那您能具体地讲一下,我们应该注意的或者不应该去做的,应该是些什么样的事呢?

叶笃正:现在这个事情是全球的事情。这里头,我记得有一次,在开气候会的时候,它们发达的国家多了。它就说应该怎么样,应该怎么样,那我站起来了,我说,造成这个情况,不是现在,而是发达的国家近一百多年来,为了你们这个工业的发展,天天往里头排放温室气体。

主持人:您的排放是指工业的污染?

叶笃正:对呀。你现在呢,又提出来让我们大家一起共同来做,这个不公平啊。所以现在的话呢,希望大家排放温室气体,能够在一个程度上,在这个程度上,大气还不至于是更疯狂的,我所谓疯狂就是越来越坏了。

解 说:近百年来,人类无序的活动,造成了环境的急剧恶化。叶笃正在人们沉浸在经济急速发展的喜悦时,却怀着一份深深的忧虑。他提出的全球气候变化,土地利用诱发的全球变化等课题,成为了国际地圈生物圈计划的核心研究内容,2003年,他首次提出有序人类活动概念,作为一位近九十岁高龄的科学家,他感到了时间的紧迫。

叶笃正:我这么大年纪的人,应该早就老朽了,早就应该退位了,我想要把这事情搞起来,必须要找一群人来做这个事,不能对不起国家。

解 说:1916年,中国开始有了第一份气候纪录。这一年,叶笃正在天津降生。叶笃正的父亲曾是清朝末年的一个道台,这位封建王朝最后的地方官吏娶了三房太太,并生下了十五个子女,叶笃正排行老七。

主持人:叶老,那么接下来,我们想跟您聊聊您小时候的事儿。那么在聊之前,我想请您先看一段录像,也是有关您的。

叶笃正:这是我弟弟。

方 实:他有个外号,他叫蔫七,他比较不是那么很活泼。我们一块儿上了中学,上的都是初一,这一年级完了之后,要升,我就升初二,我们俩人一块升初二。但是他总觉得,他是哥哥,他跟我在一块儿,也是在一个年级,他觉得好像不光荣。用两个月的时间,他突击二年级的功课,然后呢,就报考了初三,报考了初三就考上了。

主持人:没想到您这个弟弟对你们小时候的事儿,记得这么清楚。您小的时候,跟同龄人不一样,您在十四岁以前,没有进过学校,一直是受的私塾教育,那么您的父亲为什么会为您选择这样的一种教育方式呢?

叶笃正:在我父亲没去世以前,都是给家里头请老师的,从这点上来看就知道,我们家里头不是一个很开朗的,就是说比较古板的。他认为的话,比如像《四书》《五经》,像这些老的东西,你要学学。

主持人:是为了中文基础。

叶笃正:中文基础。他并不是不让上学,小学不上。

主持人:应该说私塾和学校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教育方式,但我觉得这可能最大的不同,就是学校它是一种集体生活,它是要接触社会的,您觉得是这样吗?

叶笃正:对。

主持人:那么后来,您又进了南开中学。其实这个南开中学,它的名望可能跟当时的校长张伯苓先生,他的治学思想应该说有很大关系的。

叶笃正:张伯苓校长的话,我是非常地佩服他。他的教育思想,拿到现在来,我可以说,也可能我们领导不大愿意听这话,但是我要说,他的教育思想比我们现在的教育思想高很多很多。

主持人:他高的之处是在哪里?

叶笃正:高的之处在他培养的一个人,是让你全面,你要接触社会,你要知道社会发生什么情况了。比如说吧,我当时,我们选了个课,就是社会调查,别的学校都没有的,他那儿有个社会调查。就是老师带着你出去,当然带着你调查的话,就是接触社会。作为我参加那个地方是去的山东,我还记得很清楚。我们去山东的时候,到了曲阜了,就是这个泰山,泰山的话,正好当时冯玉祥在那儿。老师带我们去看,去见见冯玉祥。所以,他是让你知道社会外头是怎么回事,他不是让你在家里待着。

主持人:那您出去考察的时候,您眼里的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?

叶笃正:我记得,这个印象我很深。我记得有一次,就看到一个。我们要路过省政府旁边,有一个省政府的兵,一个老人卖东西,他不让他在那儿卖,不让卖,给他踢了,我听了之后,我很气。我说你不让他卖,你就让他走好了,你踢他干什么?结果他也把我带到省政府去,把我扣起来了。我看到这种情况,自己感觉到社会的人完全两样。一个是欺负人的,一个被欺负的。

解 说:1934年,日本人把从北京到天津的长城以南地区强行规定为非军事区,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傀儡政府。一场民族悲剧降临中国,这一年叶笃正18岁。

主持人:叶老,应该说您念书的时候,是1930年进的南开中学,那么1931年九?一八就爆发了。有意思的是,其实您的中学和大学一直是在这个战火纷飞,国家非常动荡的年代去完成的。但一个人,他的中学和大学,也是他人生观形成的最关键的阶段。那么您觉得,一个人在这样战争背景下的读书,和在和平年代的话,他的人生观会有什么不一样呢?

叶笃正:南开中学理科都很好,所以培养了我理科的兴趣,我要念科学,将来我一定要把科学搞好。但另一点的话,就是当时我特别感觉到,中国人实在是被人欺负得太厉害了。有个海光寺,我不晓得你们知道不知道,就是海光寺,它是个日本兵营,这个日本兵营,他把中国人,给他搞炮台什么的,之后就把这些人都杀死了。我就感觉到,多少个脚踩着我,踩着我,我透不过气来。

解 说:华北之大,已经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,那时即将中学毕业的叶笃正采取了一次出人意料的抗日行动。

主持人:我听说有一次,。您差点儿被张伯苓校长开除了是吗?

叶笃正:张伯苓他很支持学校的爱国,很支持抗日,但是他不让你出去。

主持人:这是为什么?这好像有点儿矛盾?

叶笃正:你出去之后,你们会解决什么问题呢?你被打了,被抓了之后,先会是学校的问题,学校还得去找你们去,还得去救你们。所以有那一次,我就跟着大家,他不让我们出去,我们就给他请愿了。请愿的话,大家都一起跟着,说是到张伯苓,到校长那儿去。后来一个人一个人都走了,就剩我一个了,我去了。

主持人:那你进去之前,就没想到后果吗?

叶笃正:我没有想,当时根本没有想,不想到后果什么的。

主持人:那他有没有问,那些人呢?

叶笃正:不知道。我说大家都说来,我就来了。所以他那一次特别气。

主持人:他当时跟您说了些什么呢?

叶笃正:他说,我们都为你好怎么怎么,你们就是这样子,结果破坏他的想法,结果反而不好。就这样子,他要开除我。

主持人:叶老,我觉得您特别有意思,就是很多人都说您个性也比较内向,可是从刚才,您看您路见不平,被关到警察署,然后包括同学都走了,就你一个人跑进去了,那当时你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个勇气,会有这样一种行为呢?

叶笃正:我没有想,我确实没想。

主持人:那现在回过头来……

叶笃正:我感觉到,我应该做,这件事我应该做。

主持人:你就要去做。

叶笃正:我就去做,至于后果,我当时做的时候,都没想到。我有很多次,很多时候,就是我老伴儿老说,“你想想,不去别去。”她老说我,我觉得应该做我就做。

解 说:1935年, “一二?九”运动爆发,刚刚考入清华大学的叶笃正,很快加入了这场运动,两年后,他回到学校,在乒乓球台边结识了学长钱三强,在这位日后影响中国的核物理学家的劝说下,叶笃正放弃了自己喜爱的物理,选择了对国家更为实用的气象学,1945年,叶笃正来到美国,师从于世界著名气象和海洋学家罗斯贝。

叶笃正:如果有人问我,“你在芝加哥大学,你学到了什么东西”?我说不出来,我确实说不出来。但是,影响我的是什么呢?是我跟我的老师对话。

主持人:您的对话是指讨论吗?

叶笃正:讨论,我是经常跟他讨论。

主持人:那您说这个讨论,我倒首先想问您这么一种现象。就是在中国一般都是老师讲,学生听,但是说是在国外,老师讲,学生会经常打断老师,提出质疑。

叶笃正:我可以说就是在他们美国那种教学方式上成长的。

主持人:受益的。

叶笃正:我最得益的地方,我就得到了他的治学的精神。他跟我说一句话,他说“facts are all the important”,事实是最重要的。所以他一切的都从实际出发,我总感觉到他那种治学的办法,他往前看,他不是就事论事来讨论这么一个具体的问题。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来看,现在大气,过去都是物理的现象,他在五十年代初期的时候,他就写了一个东西,关于化学方面的东西,要想到化学对大气的影响,那时候根本没这个问题,他想到这个。现在的话,五十年过去了,现在化学问题在大气里头是一个非常重要问题。所以他总是往前看。要没有Rossby,老是看的面那么广,不是局限于一个当前的看到的,抓的东西就是它,这样子话呢,我可能做起工作来就缩,不是这样子扩,是缩,就缩到里头来看,总是在这里头想。我现在的话,我现在看的东西是扩,不是缩,不是局限在这里头,是这样子。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山东科技大学济南校区图书馆 网 管:library-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