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日常馆务 | 数据库 | 文摘库 | 光盘库 | 音视频库 | 软件库 | 图片中心 | 代查代检 | 留言 | 读者论坛 | 青岛馆 | 泰安馆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图书馆 > 文摘库 > 科技动态 > 文章正文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“旅行者1号”36年之旅:
中国探月工程首席科学家
更多内容
[图文]NASA首席科学家:不担心“旅行者”遭遇外星人         
NASA首席科学家:不担心“旅行者”遭遇外星人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不详 点击数:849 更新时间:2013-9-23 10:55:44

  爱德华·C·斯通

现年77岁的斯通博士是“旅行者”计划迄今为止唯一的项目首席科学家,是“旅行者1号”最权威的发言人。斯通曾经是负责旅行者项目的NASA喷气实验室前主任,还是另外9个NASA飞行器项目的首席调查员。他与“旅行者1号”相伴36年。现在,“旅行者1号”的数据会在第一时间送到斯通位于加州理工学院的办公室。目前,斯通博士正在北京准备参加国际宇航员大会,在此之前,新京报记者电话连线专访爱德华·斯通,讲述他与旅行者号的故事。

谈初衷

起初想让“旅行者”探索四星

新京报:“旅行者1号”是怎样一步步踏上星际之旅的?1977年发射时,你是否预料到会有今天的成果?

斯通:“旅行者1号”是1977年发射的,我们最初的想法是让“旅行者”去探索四个行星:木星、土星、天王星和海王星。

我们也考虑到让它飞往星际空间的可能性,这在我们当时的任务书中有明确的体现。只不过,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日球层有多大,事实上,日球层比我们原想的要大两倍。另外,我们也不知道飞行器可以飞多久,部件会不会损坏,因为大部分的飞行器只能运行20年。

新京报:现在的“旅行者1号”面临的处境如何?

斯通:“旅行者1号”已经离太阳系很远了。太阳风的压力减弱,但外部的压力增强了,这其中有来自五百万到一千万光年外超新星爆炸后带来的宇宙射线。现在的宇宙射线不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“旅行者1号”,但是探测器内部的设备会因为宇宙射线而发生震动。

新京报:如果我们把“旅行者1号”比喻成一辆火车,你如何比喻这30多年来它经过的风景?

斯通:我们发现了太阳系中各种令人惊讶的场景。在“旅行者1号”之前,人们知道太阳系最大的火山在地球上,但当“旅行者1号”经过木星的卫星后,我们看到一个比地球上最大的火山还要大10倍的火山。这之前,我们以为地球是唯一一个大气中存在氮的星球,但“旅行者1号”飞过土星的卫星后,发现上面的氮更密,更多。

我们以为卫星的磁场都跟地球一样有南北极,但“旅行者1号”经过海王星时,发现它的磁场是沿着赤道方向横向分布的;我们以为只有地球上才有地热喷泉,但“旅行者”飞过土星的小卫星海卫一时,发现北极有大量的水汽喷发,而上面的温度只有零下233℃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从未发现的东西,知道了从未知道的知识,这是“旅行者”带给我们最有价值的地方。

谈期待

一直等待“旅行者”进星际空间

新京报:在过去的36年中,你们是否担心过“旅行者1号”的安全?

斯通:在飞过木星的时候,我们曾经担心过,因为那附近磁场非常强。因此,我们当时很谨慎,特别是在选择哪些电子仪器运行时。飞行器上面的电子元件已经很旧了,虽然出了一点小故障,但不是破坏性的,这点我们很幸运。

新京报:当你们接收到新的数据,并最终判定“旅行者1号”已经进入星际空间时,你们的感受是怎样的?

斯通:今年4月是最重要的时间,首先太阳出现了大规模的爆发,一年后才到达“旅行者1号”,它的等离子体仪器开始振动,比在气层中强了一百倍,太阳的高能粒子也非常弱,我们这才认为,旅行者1号已经到达星际空间了。

我们非常兴奋,一年前我们还不理解这些数据的意义。现在我们终于可以说,“旅行者1号”进入星际空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,我们一直在等待。

新京报:现在“旅行者1号”备受瞩目,但之前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它。对你们来说,过去36年是怎样工作的?

斯通:的确,现在我们处于工作上比较兴奋的时刻。平时,我们的工作就是看各种数据、各种信号,每年开两次会,分析最新的数据,判断“旅行者”探测器所处的环境是否发生了变化。2004年12月,太阳风突然减弱,来自星际的宇宙风增强。此后,各种惊喜不断出现。但在那之前,“旅行者”探测器没有多少意外,我们的工作也很平静。

此前,外界一直在质疑,人类能不能到达太阳系边界?我们的项目每两三年就论证一次,大家最终一致认为,“旅行者”项目很重要,它可以解答人类的谜题。

谈忧虑

不担心“旅行者”遭遇外星人

新京报:对于你和你的团队来说,“旅行者1号”对你们意味着什么?

斯通:对我们来说,这显然是跨越一生的“旅程”。我们工作近40年了,很荣幸参与了这个改变人类对太阳系看法的任务,这是人类第一次探索星际空间,能参与这样伟大的任务,我们都感到很兴奋。

新京报:未来,“旅行者1号”可能会与地球失去联系,也可能会遭遇其他高等文明,对此你是欢迎还是担忧?

斯通:我想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。太空真的很渺茫,“旅行者1号”距离下一个恒星还有1至2光年的距离,得花几千年时间才能到达,所以被其他文明发现的可能性是很小的。

新京报:未来还有可能再造个类似“旅行者”的飞船进行类似探索吗?现在“旅行者”上的哪些技术还可以借鉴?

斯通:如果要打造另一艘飞行器的话,“旅行者”上用的热能来源还是有用的,但“旅行者”上的技术大部分已经很老旧了,比如“旅行者1号”上所有的内存加起来非常小,一台智能手机的内存都比它高出24万倍,所以肯定会需要更高级、更有效的智能系统。

新京报:那么,你觉得“旅行者1号”最大的价值是什么?

斯通:我觉得有五方面的价值,一是物理层面的,它去了人造物体从未去过的地方;二是知识层面的,它让人类了解那边有些什么东西;三是技术层面的,让人们了解怎样的仪器、器械可以进行操作让它长时间飞行;四是应用层面,可以让人们去了解怎样可以更好地利用太空;五是人的层面,它实现了在那样的太空环境中,人类物体依然可以运行良好。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金煜韩旭阳 高美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山东科技大学济南校区图书馆 网 管:library-w